小说:逍遥战神(上)第二十一章 危难重重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6

  浑小子,有什么难的,你不是都可以变高么,道理是一样的,忘记肉身的存在,你就是一团火焰,火或大或小,或长或短,或方或圆,或粗或细,或是人兽,或是河流,或是草木,或是长风,还不随你随意变化,明白了没有,非要让我老人家长眠不醒么,哎呀,又来了,我闪。”天雷旋即劈空。

  变形术奥妙无穷,老人家的话让辟破玉时而清楚,时而糊涂,然而形势不容多想,忙集中精神,按老人家传授的方法修炼,以心会意,以意领形,身形在烈火中逐渐淡去,只看得见一张脸微微凸起,恍恍惚惚之间生了很多变化,俄而成虎,俄而成龙,俄而成鹰,俄而成蛇,千变万化,层出不穷,老人家看到辟破玉的变化,满意地点点头,再也不当傻大头,迅躲在他的身后,得偷懒时且偷懒,一道天雷劈下,马上就要击到辟破玉身上,当下以意领形,形意相合,化成一道火焰,天雷来势迅猛,火苗还没张开,就被劈倒,流珠一般上散开,铺了一地,击过后,辟破玉又恢复原状,这一次变化,虽然将天雷的大部分力量卸去,只剩下小小的一部分,但还是没有躲开,击到身上,又吐了一口血,躺在地上,再也爬不起来。

  老人家被辟破玉压得扁扁的,使劲从身子下面挤出来,在头顶看着躺在地上的辟破玉一个劲儿地笑,仿佛有些难为情,说道:“嘿嘿,光想着你是火灵珠了,忘了你还是人,以为你会学得很快呢,不好意思,实在不好意思,嘿嘿,不过,短短的时间里就练到形意相合的地步,的确很了不起,不错,不错,让你现在就到万象归一,好像还不太现实啊。嘿嘿,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”这番话说得很有水平,有褒有贬,让辟破玉哭笑不得。

  刚才老人家传授时说,变形术共有三个层次,第一层是以意领形,先要用意念牵引强大的灵力,能将本身真元幻化成各种形状,为变形打好基础;第二层形意相合,到了灵力驱使如意,真元可以随意变化的地步,才能够与本相相互感应,于无声无息之间,变化天地万物,练到这一层,本相依然存在,遇到强大的灵力攻击或是能辨别真伪的法宝,就会现出原形;然而到了第三层万象归一,肉身已经不存在了,变什么是什么,分不清你是他,还是他是你。辟破玉有强大的火灵珠灵力做后盾,经过一番磨难后,对灵力的运用已经不成问题,而且吸纳阴火后,对火的属性也了解更深,故而一明白道理,变形术自然很快突破了第一层,到了形意相合的境界,这一刻抵得上别人上百年的功夫,他的确很了不起。

  老人家哪里理会这些,只看见火灵珠的强大灵力,连珠炮似地全部说出,辟破玉一时之间岂能全部领会,见他这么快就放弃当枪靶的责任,心道:“老人家啊,别再拿人开涮了,人家只是个小孩子,修行连头带尾不过一年多,你以为是个天才,什么东西一学就会,一会就精,神仙啊神仙,”想到此,吭吭吭吭……一阵剧烈的咳嗽,牵引得浑身疼痛异常。

  魔头被老人家胡搅蛮缠半天,才搞明白,这个老人头不过神识丰富一些,对自己构不成任何威胁,现在辟破玉只剩下半条命,只要解决了他,老人头没了宿主,消灭他自然不在话下,说不定还能为自己所用,当下不再纠缠,也不知动什么魔功,天雷照例劈下,火焰却小了下去。

  南么吗科撒麻大大杂拉丹空——

  南么吗科撒麻大大杂拉丹空——

  南么吗科撒麻大大杂拉丹空——

  南么吗科撒麻大大杂拉丹空——

  空中响起奇怪的咒语,飘飘渺渺,似有似无,

  南么吗科撒麻大大杂拉丹空——

  南么吗科撒麻大大杂拉丹空——

  南么吗科撒麻大大杂拉丹空——

  南么吗科撒麻大大杂拉丹空——

  天雷的霹雳声对咒语没有丝毫影响,细细的,必发88官网却又似充塞于整个破神炉,在身边围绕,咒语仿佛毛孔里都能钻进去,捂住耳朵没用,想不听都不行,更何况对这种声音,辟破玉根本没打算拒绝,咒语悠悠回荡,逐渐幻化成一朵三品白莲花,青光闪烁,在空中悠悠转动,美丽极了,辟破玉的眼睛被紧紧地吸引过去,再也放不开,脸上露出微笑。

  南么吗科撒麻大大杂拉丹空——

  南么吗科撒麻大大杂拉丹空——

  南么吗科撒麻大大杂拉丹空——

  南么吗科撒麻大大杂拉丹空——

  随着咒语声,辟破玉一阵阵的晕,渐渐的魂魄要离体而出,向空中的白莲花飘过去。

  乎——乎,来吧,来吧,给我你的魂魄,给我你的魂魄……”魔头呼道,声音有些焦急,还不断喘着粗气:“乎——乎,来吧,来吧。”

  魂魄就要飘过去。

  老人家感觉到了辟破玉的变化,顿时惊呼:“破神咒。”也无暇多说,只见他嘴唇一张一合,一种怪异而又似乎十分熟悉的咒语自辟破玉心头响起,辟破玉不由自主地跟着心里的声音念了起来:

  麻哈苏图哈麻扑啦扑塌——

  麻哈苏图哈麻扑啦扑塌——

  麻哈苏图哈麻扑啦扑塌——

  麻哈苏图哈麻扑啦扑塌——

  随着咒语声,身上的伏魔金刚甲微微泛起一道金光,呼的一闪,将三品莲花的光芒全部淹没。

  辟破玉继续念道:

  麻哈苏图哈麻扑啦扑塌——

  麻哈苏图哈麻扑啦扑塌——

  麻哈苏图哈麻扑啦扑塌——

  麻哈苏图哈麻扑啦扑塌——

  金光一敛,一个怒目金刚,手持降魔杵,沐浴在金光之中,慢慢从伏魔金刚甲上升起,金光将辟破玉整个笼罩,天雷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竟慢慢停息,整个破神炉陷入一片寂静当中。

  魔头还在不断地念咒,呼唤,不过有了必发88怒目金刚的护持,他的破神咒好像起不了什么作用,辟破玉离体而出的魂魄又慢慢的回去,神智稍稍清醒一些。

  辟破玉还在念咒,怒目金刚的身形慢慢升高变大,三品莲花光芒渐渐暗了下去,突然扑的一声,从空中落下,四分五裂,消失不见,仿佛从来就没有过,辟破玉一下子清醒了,破神咒是什么,这怒目金刚又是怎么回事,心头许多问题,正要问老人家,却见他眉头紧皱,似乎在思考什么,与老人家认识这么久,从来没见过他这么严肃,一时也不好打扰。

  这辟破玉眼看着就要完蛋,没想到有了老人头的帮助,竟一时拿他不下,魔头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,那就是知识的力量是无穷的。眼看着天雷也不击了,三品莲花不但未竟全功,反而被怒目金刚击碎,一道黑血从口中涌出,哇的一声吐了出来,他受伤了。

  怒目金刚继续升上去,眼看就要接近光圈,天雷却毫无反应,反而与金刚的光芒相互融合,马上就要从光圈里冲出,魔头终于被激怒了。

  昂卡卡比3麻嗖瓦卡……

  昂卡卡比3麻嗖瓦卡……

  一阵急促的怪咒响过后,火焰突地冲天而起,光芒一闪,消失不见,破神炉里生了巨大的变化,本来坚实的地面也渐渐软下去,水,无穷无尽的,黑色的水渗了出来,顷刻汇成真正的黑海,将辟破玉托浮起来,蕴含天雷的光圈没有了,魔头在上空出现,张开一张血盆大口,不断地吸,不断地吸,海面揭开轻纱似的出现一道黑气,一直吸入魔头口中,面颊上的肌肉陷了进去,让本来就很恐怖的脸变得更为吓人,到完全变成骷髅头的时候,终于止口不吸,不见肌肉的七窍竟然流出血来,落在怒目金刚身上,一滴一滴,象是水滴到热锅上,一阵阵刺拉拉得怪响,怒目金刚身形慢慢小下去,鲜血还在不断地往下滴。

  邪灵虫尸海。”老人家惊道:“你已经抛弃灵魂了么。”

  哼哼,算你还识货,去死吧。”魔头怒道,

  鲜血还在不断地往下滴,不知有多少,落到海里,变成黑色的小虫子,在海面上密密麻麻,向辟破玉爬过来,有一些已经爬到辟破玉身边,蚂蚁一般吞噬笼罩在身上的金光,金光和黑必发88官网虫相抗,前面的死了,后面的又爬过来,最后竟啃出一条条通道,越来越深,通道继续向辟破玉身上延伸,虫子爬了进去,身上越来越重,仿佛能听到骨骼不堪重负的咯咯声,与此同时,空中又飞出无数个白色幽灵,闪着绿眼,在空中悠悠飘荡,对老人家不理不顾,径直向辟破玉方向飞过来。

  辟破玉大吓,此刻身受重伤,根本不能动,一时竟不知该怎么抵挡,身子越来越重,不断听到虫子吞噬伏魔金刚甲的声音,嘎——嘎——嘎——嘎声音整齐有序,怒目金刚终于慢慢淡去,似有似无,马上就要消失了,白色幽灵飞了过来,在辟破玉身边团团旋转,似乎在等待什么。

  正在焦急万分之时,老人家嘴唇一张一合,辟破玉得到了指示,当下心神合一,一团微弱的火光慢慢升起张开,化成一面镜子,是他在强忍疼痛,利用最后一点灵力幻化而出,镜子在灵力的加持下,显出一个模模糊糊的画面:高入云霄的菩提树下,沐浴在佛光之中的不动明王张开双翅,端坐着一个九品莲台上,树下跪着一个虔诚的和尚,低着头,面容肃穆,仿佛在沉思,不动明王面带微笑,无比慈祥,清风吹过,天花悠悠飘落。辟破玉受了重伤,这个画面坚持不了多久旋即消失。

  虫子还在不断吞噬,有几个白色幽灵已经消失,辟破玉觉得一种凉飕飕的感觉,从心里渗出来,带来的不是难受,而是一种欢喜,一种从心底往外涌出的欢喜,一种对死亡迷恋、执著的欢喜。

  魔头却是一愣,嘴里喃喃说道:“菩提本非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”这一诗不断地重复,骷髅头变成原来的模样,

  哼哼哼哼,”怒脸突然转过来,怒道:“什么无一物,惹尘埃,全是一窍不通的狗屁。”

  哈哈哈哈,”笑脸又转过来,凄笑道:“我是谁,我的灵魂在哪里,我的灵魂到底在那里。”

  呀呸,”怒脸又转过来,怒道:“小子,去死吧。”

  魔头吼着喊着,两张脸转来转去,脸上痛苦异常,戾气轻而又重,重而又轻,好像在做挣扎,说的话让人越听越糊涂。

  魔头在挣扎,邪灵虫尸海的攻击稍稍一缓,轰,只听一声爆响,辟破玉从莫名的大欢喜中醒来,眼前一亮,看见面前站着一位天神,沐浴在金光之中的天神,风轻舞正在上空盘旋,邪灵虫尸海不见了,自己躺在洪荒世界里暖洋洋的大地上,身下坚实无比,那感觉,舒服极了。密密麻麻黑色的虫子不见了,白色的幽灵也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祥和的通天彻地的金光,一看这架势,谁都知道,太阳神来了,终于来了,来的正是时候,在魔头心中交战之际,利用无上灵力毁了破神炉,辟破玉心头一松,昏了过去,

  爆响过后,魔头身躯猛地一震,一口黑血狂喷而出,当下大叫一声,掉在地上,风轻舞怒喝一声,双翅一挥,飓风顿起,手中光华一闪,流风破日弓已握在手中,拉得满满的,疾风射寒光闪烁,就要射出去。

  羲和摆了摆手,飓风消于无形,对地上的魔头说道:“比修努,回头吧。”

  魔头,应该称之为比修努,此刻已受了重伤,挣扎着苦笑道:“哈哈,说得轻松,我能回头么,我还能回头么。”

  羲和微笑道:“放下心魔,立地成佛。”

  比修努一愣,又陷入沉思当中,喃喃自语道:“放下心魔,立地成佛,放下心魔,立地成佛。”脸上慢慢浮起一丝微笑。

  哼哼哼哼,”一阵怪笑传来,比修努又换上一张怒脸,怒道:“神仙们,享受毁灭的快乐吧,哈哈哈哈。”随着笑声,身形忽隐忽现,竟似要消失一般,突然化成一团黑气,急逃逸,风轻舞惊呼一声,急忙扇动翅膀,追了上去。

  比修努逃逸后,洪荒世界失去了控制,仿佛地震一般摇摆不定,喀的一声巨响,地面竟裂开一道深不见底的壕沟,壕沟里冒出一团浓重的乌云,渐渐铺开,在不断闪烁蓝光中将整个天空遮住,开始旋转,旋转着,旋转着,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,七彩牌坊不见了,一队队还没进去的重生妖魔惨呼着吸入漩涡之中,黑云中蓝光更甚,真火精元形成的湖泊,瀑布也被吸了过去,空中汇成一道粗大的水柱,直向漩涡流去,就连老人家的云气都被吸走了一些。

  魔日风眼,老人家惊呼一声,不再理会这些变化,急消失,想来又睡觉去了,烘托的云气弱了一些,此刻辟破玉正昏迷不醒,当然没有注意到,羲和摇了摇头,身上金光大盛,将辟破玉罩住,在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岿然不动,真火精元汇成的水柱和金光融合,在空中消散,洪荒世界慢慢消失,他们出现在一片绿茵茵的草地。


必发88 必发88官网

猜你喜欢